【转帖】西游记深度解析之四十五 – 呆头呆脑的猪八戒

作者:老大哥注视着你

三打白骨精,猪八戒三句话就把猴子赶滚蛋了,黄袍怪一回,猪八戒又三句话就把猴子喊转来了。
孙悟空老是嘲笑猪八戒是呆子,可从这个角度看,猴子居然是被呆子牵着鼻子耍了又耍。

《西游记》第30回,孙悟空被唐僧赶走后,黄袍怪把唐僧变成了一只虎,关了起来。那小白龙心想:“我今若不救唐僧,这功果休矣,休矣!”但他打不过黄袍怪,还负了伤,于是,小白龙叫猪八戒去花果上请孙悟空回来。
猪八戒存在两个选择:请人,或是不请人。
如果猪八戒选择“请人”,就说明他还是有继续取经的念头。如果猪八戒选择“不请人”,就说明他已经存了心要使取经班子散伙。
如果选择“请人”,又存在至少以下两个选择:请观音菩萨,或是请孙悟空。
如果请观音菩萨,说明猪八戒还是想去取经,只是不愿有孙悟空参与。如果请孙悟空,说明猪八戒既想去取经,也想有孙悟空参与。
事实上,猪八戒选择的是请人,并且请的人又是孙悟空。那么,既然如此,他当初又何必要把孙悟空赶滚蛋呢?
猪八戒对小白龙说:“前者在白虎岭上,打杀了那白骨夫人,他怪我撺掇师父念《紧箍儿咒》。我也只当耍子,不想那老和尚当真的念起来,就把他赶逐回去,他不知怎么样的恼我。”
可见,真正要赶走孙悟空的人还是唐僧,猪八戒不过只是一种幸灾乐祸的正常反映罢了。那么,赶走了孙悟空,对猪八戒有没有好处呢?还是有的。
他们保唐僧,都是以打妖怪来算功果的,你得的多,就意味着我得的少,反之也然。这就已经构成了竞争关系。因此,在猪八戒的眼里,孙悟空就是竞争对手,是个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
对待竞争对手的第一选择,是斗争。也即排斥、打压等等手段。通过排挤掉竞争对手孙悟空,猪八戒就可以获得最大的竞争优势。
因为猪八戒的武艺比孙悟空差不了多少,当然就会产生这样的想法:你能打妖怪,我老猪也一样的能!你若不在了,功果就都是我的!
第29回,在宝象国,八戒对国王说:“我乃是天蓬元帅,只因罪犯天条,堕落下世,幸今皈正为僧。自从东土来此,第一会降妖的是我。”
“自从东土来此,第一会降妖的是我。”这句话不是在吹牛,站在猪八戒的立场上,当然是可以这样理解的。
就是唐僧,也认为他行。第27回,唐僧赶孙悟空走,孙悟空说:“我去我去!去便去了,只是你手下无人。”唐僧发怒道:“看起来,只你是人,那悟能、悟净就不是人?”可见,唐僧也认为猪八戒、沙和尚还是有手段的。
但后面的事实证明了:猪八戒降妖捉怪,比孙悟空的确要差劲得多,他捉不了妖怪!不仅如此,孙悟空的各项工作也都转嫁到了猪八戒的头上,又要开路,又要挑担,又要化斋,又要降妖,这就给猪八戒带来了极大的负担。
猪八戒化不到斋时就怀念猴子:“当年行者在日,老和尚要的就有。今日轮到我的身上,诚所谓当家才知柴米价。”
所以,虽然把孙悟空排挤掉了,但猪八戒并没有好处,又打不过妖怪,立不了功果。这样一来,不如有孙悟空在还好些。
于是,猪八戒又把孙悟空激回来了。从这个时候起,猪八戒改变了策略,放弃斗争,采用合作。
当斗不过竞争对手的时候,就退而求其次,通过合作,使自己的收益能够增加,也不失为明智之举。孙悟空得大头,猪八戒得小头。孙悟空是满意的,猪八戒就不太满意了,但若不这样,猪八戒将一无所得。
于是,猪八戒就开始偷懒了,再也不卖力了,专门瞅空子抢孙悟空的胜利果实,这其实是一种支付最低成本的做法,好点子。
当孙悟空十分卖力地打妖怪时,猪八戒就守在哪儿等着,节约消耗,当孙悟空将要取胜时,他就冲上去抢功。
这就存在白抢一个大功劳的好机会。如果孙悟空有功劳,则猪八戒一般都会分到小份额的功劳,并且孙悟空总是最费力的,而猪八戒则再不需要费力了。万一孙悟空没有功劳,则大家都没有功劳,孙悟空是白费力,猪八戒则没费力。
《西游记》第41回,孙悟空初次与红孩儿交手,猪八戒就一直在旁边看,发觉红孩儿的武艺其实不行,就决定出手抢功了。
八戒暗想道:“不好啊,行者溜撒,一时间丢个破绽,哄那妖魔钻进来,一铁棒打倒,就没了我的功劳。”你看他抖擞精神,举着九齿钯,在空里,望妖精劈头就筑。
结果,红孩儿吐火了,猪八戒又第一时间逃走。
这应该是最早的智猪博弈了,紧盯着强者,搭顺风车。猪八戒一直采用这个策略,直到他最终修成正果。
猪八戒很呆吗?!这呆子其实相当狡猾的,仅仅就因为他长的呆,所以很不容易被识破发觉。以至于大家都误以为猪八戒的实力和孙悟空相差太远。

猪八戒以前是在天庭混过的,当然是知道道派实力的。在他看到孙悟空一个人就能战胜金角银角,并且夺得老君的五件宝贝时,就知道佛派的厉害了,从此,就是太上老君,他也再不放在眼里了。
第44回,到三清观偷吃供品,看看这呆子是怎样对待道派的元始天尊、灵宝道君、太上老君这三尊圣像的:
猪八戒爬上高台,将原象都推倒,把老君一嘴拱下去道:“老官儿,你也坐得彀了,让我老猪坐坐。”八戒自己变做太上老君,坐在上面。
完了没有呢?还没完,再看:

这呆子有些夯力量,跳下来,把三个圣像拿在肩膊上,扛将出来。到那厢,用脚登开门看时,原来是个大东厕,笑道:“这个弼马温着然会弄嘴弄舌!把个毛坑也与他起个道号,叫做什么五谷轮回之所!”那呆子扛在肩上且不丢了去,口里啯啯哝哝的祷道:
“三清三清,我说你听:远方到此,惯灭妖精,欲享供养,无处安宁。借你坐位,略略少停。你等坐久,也且暂下毛坑。你平日家受用无穷,做个清净道士;今日里不免享些秽物,也做个受臭气的天尊!”

说罢,就望茅坑里一掼,溅了半身臭水。

猪八戒的这个举动,标志着他彻底地和道派划清了界限,他再也莫想回天庭去了。当然,菩萨们自会私下讨论的:呵呵,猪八戒这个人可以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