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帖】西游记深度解析之四十八 – 佛派的妖怪

作者:老大哥注视着你

佛道相争,孙悟空亲历五战而定。天庭道派从此不再为难他们。
西天路上,不仅有道派的妖怪,还有佛派内部的妖怪。佛派自己的妖怪,是不敢吃唐僧肉的,那么,他们都在干些什么呢?
最先出场的佛派妖怪是黄风怪,他抓住了唐僧并没有吃, 为什么? 我们来看一下:
黄风怪本是灵山脚下的一个得道黄毛貂鼠,他天天听如来讲经, 佛派的人他应该比较熟悉, 不可能不知道唐僧的底细, 既然他知道吃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, 但他还是没吃, 就说明他并不是冲着“唐僧肉”来的。
《西游记》第20回,黄风怪听说手下人捉了唐僧,就吃了一惊道:“我闻得前者有人传说:三藏法师乃大唐奉旨意取经的神僧,他手下有一个徒弟,名唤孙行者,神通广大,智力高强。你怎么能彀捉得他来?”
当时,刚刚收了猪八戒,而黄风怪只知道有唐僧、有孙悟空,这就说明他的消息还是很快捷的,“闻得前者有人传说”,就只会是佛派内部的高层人员。
黄风怪的目的是要与孙悟空“见见手段”, 他的三昧神风吹的孙悟空受不住, 可见, 他是有一定的法力的, 西游记里有法力的妖怪并不多见咧, 那么, 就很清楚了, 他虽有一定的法力, 但却没有相应的正果, 他的真正目的其实是想混个编!
唐僧取经, 有三个徒弟的指标, 现在唐僧还差一个徒弟, 如果孙悟空对付不了他的三昧神风, 就会把观音请来, 他就可以向观音申请保唐僧去西天, 从而可以得到一个编制, 正式的加入这个较大的势力范围, 自己的势力范围也就会进一步扩大。而且, 成了正果之后, 就有资格去吃果果了,也用不着吃唐僧。
所以, 唐僧在黄风怪的眼里, 并不是“肉”资源, 而是“壳”资源, 他想借唐僧这个壳上市。可惜被孙悟空钻了空子, 搬来灵吉菩萨把他拿去立了一功。
这个妖怪本来是想捉几个凡人的。捉凡人干什么?“做案酒。”案酒就是下酒菜。如果不是遇到孙悟空,可想而知,黄风怪的日常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的“捉凡夫,做案酒。”
黄风怪归谁管呢?归灵吉菩萨管。行者举棒就打,菩萨拦住道:“大圣,莫伤他命,我还要带他去见如来。
“……(因偷油),如来照见了他,不该死罪,故着我辖押,但他伤生造孽,拿上灵山。今又冲撞大圣,陷害唐僧,我拿他去见如来,明正其罪,才算这场功绩哩。”
1. 黄风怪押在这里服刑,由灵吉菩萨监管。
2. “但他伤生造孽,拿上灵山。”说明他在服刑期间,因吃人被发现后,又拿上灵山。
3. “今又冲撞大圣,陷害唐僧”说明他这回吃人又被发现了。可见这黄风怪是个惯犯。
4. “我拿他去见如来,明正其罪,才算这场功绩哩。”灵吉菩萨又可以拿他去找如来算功了。
黄风怪如果不出事不被发觉,则肯定还会继续“捉凡夫,做案酒。”至于他有没有孝敬孝敬灵吉菩萨,书上没写,不能瞎猜。黄风怪如果出了事被发觉了,则灵吉菩萨就拿他去领功请赏,这个书上写得很清楚。
至于怎么处理,可想而知,还不是再押过来继续服刑!

取经队伍成员凑齐之后,遇到的第一个佛派妖怪,是乌鸡国的假国王青毛狮。
这个妖怪没有半点要吃唐僧肉的意思。但他是个妖怪,又是道士,所以孙悟空就想打他立功。行者笑道:“不消说了,他来托梦与你,分明是照顾老孙一场生意……想那妖魔,棍到处立要成功。”
正要结果了那妖怪时,只见那东北上,一朵彩云里面,厉声叫道:“孙悟空,且休下手!”原来是文殊菩萨。这妖怪青毛狮乃是文殊菩萨的坐骑。

行者道:“菩萨,这是你坐下的一个青毛狮子,却怎么走将来成精,你就不收服他?”菩萨道:“悟空,他不曾走,他是佛旨差来的。”行者道:“这畜类成精,侵夺帝位,还奉佛旨差来。似老孙保唐僧受苦,就该领几道敕书!”
由此可见,这个妖怪是如来佛安排来的。他在这儿办的是公事。

菩萨道:“你不知道;当初这乌鸡国王,好善斋僧,佛差我来度他归西,早证金身罗汉。因是不可原身相见,变做一种凡僧,问他化些斋供。被吾几句言语相难,他不识我是个好人,把我一条绳捆了,送在那御水河中,浸了我三日三夜。多亏六甲金身救我归西,奏与如来,如来将此怪令到此处推他下井,浸他三年,以报吾三日水灾之恨。一饮一啄,莫非前定。”

文殊菩萨的这番话很值得细细分析:
1. 这乌鸡国王原先是信佛的,并且如来佛还给了他一个成正果的指标。
(沙和尚最后就是封的金身罗汉。)
2. 文殊菩萨没有武功,是佛派高层里混日子的一个领导。
3. 只因这国王得罪了文殊菩萨,便遭到了365倍的报复。应该用“报应”这个词可能更恰当。可见如来的惩罚是相当严厉的。那妖怪推国王下井,是如来下达的佛旨。
4. 国王为什么要得罪文殊菩萨?因为看他不象个好人。
5. 不过,按照文殊菩萨所说的“一饮一啄,莫非前定”来解释的话,定是那菩萨前世里欠了这国王的,所以这国王一条绳把他捆了,送在御水河中,浸了三日三夜。
6. 整个事件中,妖怪青毛狮并无责任,他不过只是在奉命行事。因为这妖怪“也不曾害人,自他到后,这三年间,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何害人之有?”

那个国王,只有自认倒霉!不仅倒霉,还要大大地感谢佛派!是佛派的和尚又给了他第二次生命。你看他感动成了什么样子:

那皇帝哪里肯坐,哭啼啼跪在阶心道:“我已死三年,今蒙师父救我回生,怎么又敢妄自称尊?请那一位师父为君,我情愿领妻子城外为民足矣。”

为什么?因为他不知道是文殊菩萨害的他,他只知道是个终南山的道士害了他的性命,夺了他的江山!
佛派的妖怪,变成一个道士,去执行推人下井的公务,这一手够绝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