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 4 喀纳斯的水


8点钟,太阳还没升起来。
远处的雾海和天空的鱼肚白还分不出来。

 

金黄色的云杉,浓浓的晨雾

 

早晨9:15,太阳刚爬上来,小木屋依然笼罩在阿尔泰山的晨雾之中。

 


云杉

 


月亮湾,这个季节水少,已经看不出是湾了,看到的仅仅是一条河而已。

 


卧龙滩,因水中的草的形状像一条恐龙,因此得名卧龙滩。

上午草草的看了几个景点没怎么拍照,下午继续前往下一个景点 – 禾木

 

禾木

位于喀纳斯湖的东南方,住民以蒙古族,哈萨克族和图佤族为主,但是近年来本地的住民已经搬了出去,
取而代之的是来禾木开发“旅游资源”的生意人。
图佤族为蒙古族和哈萨克族的后裔,人口大约2000到3000人,所以本地的图佤族人近亲结婚的很多,
也有很多有先天缺陷的儿童。

通往禾木只有一条很窄的山路,最窄的地方只能容纳一辆大巴通过。
即使这样,禾木的商业化气息也已经很浓,进了禾木村,到处都是农家乐,各种山庄客栈。
顿时失去了兴致,后悔没在喀纳斯湖边多呆一天。

 



禾木村边上的禾木河,值得庆幸的是,水还算清。


足迹


听一首朴树的《白桦林》,别有一番感觉。

 


看着村庄里的一缕炊烟,
一丝凉意不觉扑面而来。